上海“摇号新政”回应公平关切 学区房要不要买起来

  来源:中国日报发布日期:2020-03-30浏览次数:1522

摘要:上海“摇号新政”回应公平关切 学区房要不要买起来

     上海各界关心的小学、初中入学政策改革终于落地。
     近日,上海市教委公布《2020年本市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招生入学工作的实施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实施意见》)。根据《实施意见》,民办义务教育学校招生纳入审批地统一管理,与公办学校同步招生;对报名人数超过招生计划的,实行电脑随机录取。
     简而言之,上海的民办小学、初中此后将不再具备“挑选生源”的权利,录取学生要靠“摇号决定”。这项新政亦被坊间称为“摇号新政”。
     摇号如何确保公正、本校教职工子女和举办者员工子女如何确保“边界清晰”、是否买不起学区房孩子就上不了好学校等相关问题,成为公众对此项“摇号新政”最迫切的“细节关注”。为此,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采访了上海市教委相关负责人及部分民办中小学校长,回应公众疑虑。
     为什么一定要摇号
    上海此次政策调整并未涉及公办学校。公办学校依然是通过学区划片对口录取,“摇号新政”主要针对民办中小学校。
    来自上海市教委的数据显示,目前,上海的公办小学承接了整个上海93%的生源,公办初中承接了80%的生源。从比例上看,在义务教育阶段,这些民办学校所承接的生源只是很小的一部分,缘何引起公众如此多的关注?
    在上海,公办民办之争由来已久。上海为数不多的民办中小学校,就像是一个班级里的“尖子生”一样,几乎包揽了家长心目中的所有“好学校”。很长一段时间以来,在鼓励民办教育的政策下,这些学校一方面可以在公办校对口入学前提前面试、笔试招生,另一方面,它们致力于教育质量的提升,增设各类特色课程,吸引生源。
    民办学校的出现和发展,对上海地区教育质量的提升作出了重要贡献,但随之而来的是教育竞争白热化——家长从幼儿园开始就给孩子上各类语数外辅导班,目的是考上优质民办小学;小学生则在四五年级时通过各种路径挤进“小五班”,备考民办初中。
    从2014年开始,上海市教委分步骤推进“教育公平”。一方面,推出“不允许书面考试,面谈入学”“不收豪华简历”“公民同招”等招生新政策;另一方面,通过教育集团化、强校工程等策略,办好学生家门口的公办学校。
    但即便如此,诸如“小五班”“幼儿入学考英语对话”“iPad做题”等变相择优录取现象依旧存在。以“面谈入学”政策为例,多所民办“名校”曾因不遵守规定、违规考试,而被上海市教委批评处理过。
   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注意到,“摇号新政”出台后,公众的焦虑主要聚焦在“摇号的公平性”上。比如,摇号系统是怎样的?学校有没有可能控制摇号系统,摇出自己提前选中的学生?如何认定细分计划中的“本校教职工子女”和“举办者员工子女”等。
    为此,上海市教委相关负责人介绍,各区、各校摇号会在正规公证处公证的情况下进行。而所有教职工子女、举办者员工子女也都需要在全市统一的平台上录入各自的分类信息,家长需要提供工作证明、纳税交金证明、用工合同等信息。
    学区房到底要不要买起来
  “摇号新政”公布后,一些家长迅速把目光投向了“学区房”。
    家里一套学区房都没有的林先生夫妻俩,迅速凑齐了首付款,在上海市徐汇区建襄小学对口地段购买了一套学区房。这套“老破小”每平方米单价达23万元,总价近300万元。
    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注意到,位于上海浦东张江科技城的某高品质社区,最近迎来了一波行情。这里对口的公办校为上海市张江集团中学,在整个张江科学城均价为每平方米6万元至7万元的情况下,这个小区在售二手房的均价达到了每平方米7.9万元至9.5万元不等。
    上海一家连锁中介机构专门从事学区房业务的中介小李告诉记者,最近两周,咨询学区房的客户明显增加了,“就算是疫情期间,很多客户还是着急看房。高单价、小户型是他们的首选。”小李介绍,敢于购买“老破小”的客户并不多,更多客户关注那些高品质、较新社区的学区房。
    小李说,一旦学区房资源大热,可能会有相应的“多校划片”政策出台,“这容易导致那些老破小砸手里。”
    此次“摇号新政”主要针对的是民办中小学。参照以往公办学校的做法,上海各个区的公办学校招生政策都不相同。
   上海市教委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有的区早就开始试点“多校划片”政策,即一个区域内的房产对口多所中小学校,最终能够进入理想中的学校靠摇号决定;有的区属于学籍对口,即学生所属小学学籍直接对口进入相应初中;有的区实行户口对口,严格按照户口所在地安排学生对口入学。近年来,一些热门公办学校,还因为自身办学条件、招生计划名额所限,不得不推出同一房产五年或者三年只允许一个孩子入学的政策。
  “每个区、每个学校的政策多少都会有变动,大家情况不一样。”汤林春介绍,部分家长其实对所谓“名校”也没有太多了解,也没有细心观察过身边的对口公办学校,做决策时靠“打听”、靠“传言”,这样的做法并不可取,“有的家长,房产中介说什么,他都信,房子买好,政策没了解清楚,就该后悔了。”
    未来更多精力要放在学校发展上
    最近一段时间,上海协和教育集团总校长卢慧文和其他民办学校校长一起,经常参加由上海市教委和各区教育局举办的摇号新政培训活动。协和教育集团涵盖了小学、初中、高中各学龄段的学校,每个学龄段过去都有一定的选拔直升比例。
    根据摇号新政的规定,这类一贯制学校在2020年招生中,直升比例参照2019年计划数,但在报名人数超过计划招生数的情况下,“选拔直升”要变为“摇号直升”;其原本面向校外学生招录的计划数同样参照去年,但“面谈录取”变为“摇号录取”。
    针对这一变化,卢慧文告诉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,学校正在抓紧筹划课程改革事宜,毕竟该集团内学校对学生英语要求较高,摇号可能导致部分学生入学后不能适应学校课程。
   上海市教委正在尽一切可能促进其在多年前向孩子们承诺的“教育公平”,尽管其最新出台的强力政策在家长圈内引起一些争议,但这并不影响其促进公平的初衷表达。
 “短时间来看,可能会有阵痛期;但长远来看,这是促进教育公平的重要举措。”汤林春在接受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采访时说。
    汤林春认为,从短期来看,“摇号新政”可能会带来三个阵痛:
   一是影响了一部分“既得利益者”。“少数人过去可以利用资源优势,比如走后门、小五班、多交费等方式,进入民办名校。现在全部信息上平台、摇号,他们会有危机感。”汤林春说,这批人的“蛋糕”如果不动,升学机会公平就很难实现。
     二是影响了一部分喜欢掐尖的民办学校。这些学校追溯到早年,有些是看准了民办学校政策红利,由公办学校转制而来。“生源掐尖成了他们的优势。但未来,他们要改变教学方式了。”汤林春说,过去极个别民办名校老师甚至会说“我只能教好学生”,但未来,这种教师的生存空间会越来越小,“应该是老师根据学生的不同情况调整教学策略。”据汤林春了解,已经有不少民办校开始着手准备2020年秋季开学后的“摸底”,“先了解生源情况,再做教学规划。”
     三是家门口的公办学校会受到“提高质量”的压力。“有的公办学校,过去办学有困难,但它觉得是生源问题。现在生源还给你了,你能不能教好?就看你的本事了。”汤林春介绍,最近正在进行中的“校园开放日”活动中,不少公办学校都拿出了看家本领,向学区内家长展示自己,并拿出了可行的课程建设方案。
     但这些政策到底成功与否,要“看长远”。
     上海市教委副主任贾炜介绍,上海的系列招生改革旨在回应市民对两个公平的关注,即“升学机会公平”和“学校发展公平”。教育行政主管部门的想法是,未来公办校、民办校都把更多的精力花在“学校发展”上。

耒阳房产网络团购平台
方法一:长按以上二维码,关注公众号;
方法二:微信添加朋友-公众号-搜索“飞米房产网”;


  
热点楼盘更多..